酒酿睡丸子

穷尽一生为你撰一封情信
这人毫无定位,拿起笔可以写字可以涂鸦,欢迎勾搭

【冷闪】打小强的那些二三事

#From TV The Flash

#同居设定

#今天冷闪发糖了吗?发了!


Snart翻过身时捲走了薄薄的被子,他习惯开着窗户睡觉,从T衫露出一截的光裸背脊因此与料峭的晚风来了个亲密接触。他哆嗦一下,身而为寒冷队长,他却受不了这种凉意,打小又睡得浅,混混沌沌在梦和现实之间挣扎一会便醒了。凌晨两点,并无蟋蟀的鸣唱,并无车辆嚣张奔驰的街道,仿佛全世界都安稳地熟睡着,唯独他显格格不入。

这也是他和Barry Allen每晚分隔两房的原因。Barry好福气可以一觉睡至天明,偏偏时刻担待英雄的责任,身遭一有动静就会被吵醒。或者Snart把今生好的一面留给了他,反正他怎么都不舍得连累无辜,唯一稍稍失落的是未有幸能够将Barry的睡颜据为己有。

三更半夜可以做的事简直五花八门,Snart坐起身,他有选择困难,纠结了好阵儿,将魔爪伸向厨房。他们家建了两层,Barry的房间近楼梯,Snart的在他隔壁远些,要经过走廊才到,连关扇门都得蹑手蹑脚,生怕惊动隔邻的Barry好梦。

生白的月亮挂在树上,Snart勉强借着光线下了楼,听见厨房传来厨具摔到地上的回响,打破了夜间的悄声无息。他不以为然,估计是给蟑螂药逼出来的耗子在作妖,左看右看,只有拖鞋权当武器,原始得不行。其实他对蛇虫鼠蚁不感冒,但省得Barry隔天叫个不停,权衡之下就先委屈自己消灭这小祖宗了。

他抄起拖鞋,摆出行刺的架势缓步接近厨房,途中却忽然杀出一道蛮不讲理的红光撞上胸口,拖鞋旋即脱手,而他在那冲力反弹前把来人锁到怀里。始作俑者痛呼一声,晃了晃毛糙蓬乱的脑袋,抬眼是满盈盈的祖母绿。“Snart?”

Barry的细腰堪比人间极品,Snart搂得无比自然,趁机捏了两把:“急着上哪儿呢?闪电侠。” 真急着早摆脱你了好吗——嘲讽溜到嘴边,又觉得不太给面子,被Barry硬生生憋回去。“我们能迟点谈这个吗?” 说这话时他象征式缩一缩以示绝不屈服于淫威,转头还是由着Snart吃豆腐,眼尾同时警惕地往厨房瞄,好像怕挣脱了禁锢的洪水猛兽会袭击过来。

Snart被他的紧张搞得云里雾里,扬起头去看厨房,可惜这个距离没瞧出什么端倪,只看见被月光笼罩一角。“敌人寻仇来了?” 他半开玩笑。Barry歪歪头说不是超能力者。Snart随口猜他被星际实验室召唤,他又反驳这个点哪会有工作。

反常,太反常了。

“到底怎么了,嗯?” Snart摩挲着Barry白净的耳垂,像在哄小孩子。恰逢睡醒的缘故,他的声线比白天还要沙,Barry被电得心里痒痒的,要不是眼下有当务之急,他可甘愿就地擦枪走火,如今只得忍着了。他深呼吸,艰难地妥协。“......是这样的。” 

“刚才厨房跑过一堆小强,四处找隙躲。”

“......”

他描述的情景太骇人,Snart头皮发麻,忍不住皱起眉。Barry却误会了他冷面霜眉是在怄气,低敛着眼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相信我,我本来想趁你起来前刹那间全部灭掉的(in a flash)。”

Snart没听出当中不妥,只觉同住数月有余培养出默契来了,一番用心居然都恰巧相同,心头就乐滋滋的,暗忖头皮发麻也值了,决定待会好好亲一下Barry。

厨房地板躺着两只翻了肚的小强,吊着最后半口气等死,看来是倒霉被Barry现场递到的。乍看祸害没有意料之中那么严重,但家里凡出现过这种祸害的人都明白不能被表面所骗,天晓得背面藏有多少只漏网之鱼呢。Snart同是眼睛雪亮的群众之一,他先拿蟑螂药朝平日不会怎么清洁的空隙喷然后退得老远,不消一会,走投无路的小强果然通通现身。Barry大声叫嚷,Snart直想骂娘,而他确实那样做了。他对天发誓,即使与Lisa和Mick住的时候,他也从未见过如此浩浩荡荡的大军。简直养活人家一家老少了,还是包吃包住。

“.......发生这种事情,大家都不想的。” Barry吐槽道,试图给自己壮壮胆子。光着一边脚丫抽死小强他肯定是不敢的,所以转为踩着拖鞋碾。然而这些褐色的蜚蠊目昆虫敏捷度太高,且数量众多,碾完这只,另一只早躲到蟑螂药比较淡的边上去了。

Snart突然想到一个特别糟的点子,看看Barry。好一个Joe式眼神,Barry几乎不需要过脑子就读懂了,大家纷纷喜欢叫他滥用公权,但这回他是坚决拒绝的。“神速力万一掀飞小强怎么办!” Snart无言以对,唯有耸耸肩,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 语末感受到鞋底发出恶心的一声“咔擦”,知道又一条可怜生命命丧黄泉。

俩男人追着东逃西窜的小强跑,用酒精喷,用钉书机拍扁,用滚水烫,总之想尽办法弄死牠们。Barry不知哪来的感慨,自嘲闪电侠在敌人眼中大概和这群小东西没两样,虽然抓不着就是了。Snart打小强打到没什么脾气,回他一句,你有自知之明啊。“对啊可有了,” Barry挥着仍然粘有小强尸体的钉书机,“话说以前都是我和Joe负责灭虫的,我们打死也不会让Iris帮忙。” 他总是不经意地提起那个女孩的名字,Snart却不至于小心眼到提意见。要说为什么——Snart说着是是是,拽过开始喊累的Barry亲一亲嘴边,又放他去打虫——因为泡到人的是他。说实话这条百万富翁问题顶多值一万元。

他们忙碌了一整晚。有时候见遍地铺满身首异处的尸体,以为成功灭族便把自己丢进沙发里休息,结果冷不防又蹿出两三只,只好抄起工具再战。Barry讲究卫生,杀完还要坚持花功夫消毒防止有害的细菌残留,兜兜转转等确保歼灭任务彻底完成已是四点多的事。

Snart和Barry的精力消耗得七七八八,赏面给自家床铺都懒了,干脆挤到沙发去,肩膀亲密地相互抵着。Barry就势摸到在沙发缝隙卡住一半的遥控器,徐徐打开电视,正重播着情节老掉牙的爱情连续剧。灯没开,客厅乌灯黑火,荧幕的光蓝红白交织,在Barry秀气的面容上闪烁跳跃。而Snart就看他,像他初中时第一次学会看初恋的姑娘,眸子里头硬朗的钢蓝敛着往日一口咬定与自己无缘的情感种种。

“Snart。“ 此时Barry躺到他大腿上,还极有大爷范儿的换了个头枕得舒服的位置。”嗯?“ 但对被当作枕头的那位来说,他更像猫多些,于是顺手帮咖啡毛色的大爷猫做做头部按摩,侍候得Barry心满意足给五星,如果配上一顿油腻的宵夜就更棒了。“要来点披萨吗?”

Snart捏捏他的鼻尖,心想你就打这算盘吧,可又拉不下脸拒绝中城英雄的汪汪眼。他毕竟把好的一面都留给Barry了。“行,我去叫。”


End.

评论(7)
热度(48)

© 酒酿睡丸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