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酿睡丸子

穷尽一生为你撰一封情信
这人毫无定位,拿起笔可以写字可以涂鸦,欢迎勾搭

【冷闪】 Your eyes set a shot of fire on me (一发完结)

冷闪太好吃了啊!!!!!(爆衫(。)于是决定耕耘一下。

#From TV The Flash

#突如其来的梗,真的超短

#OOC预警


室外三十五度高温,蒸气朦朦胧胧扭曲了街道的轮廓,烧焦的柏油味浑浊,吸一口进去肺部都像加热了一次。

Barry的肩上挂着装满鉴证科用具的背包,裹着一件深色的兜帽衫被烤成咸鱼,半死不活。就算再赶时间,饶是他都不愿跑了,用走的堪堪抵达一家便利店,便赖在雪柜前凉冷气,忽冷忽热也不怕会感冒。凉够了才掏出皮夹买了一盒牛奶巧克力和一樽宝特瓶,后者是给自己的,前者——他把前者揣进口袋,这一刻咕噜咕噜喝完宝特瓶掀起了红色的风,下一刻铁山监狱的门牌不起眼地轻微晃动,逐又回归风平浪静。

“那个,不好意思,我想找Leonard Snart。” 他说着,急忙地拿警察局证件让当值的狱警过目,眼睛亮晶晶的,一水儿的单纯无辜,不像一个刚用神速力飞奔而来的人。

Snart虽用冷冻枪逞凶作恶,但毕竟是凡人之身,经Joe的安排被大发慈悲地关进铁山监狱了事。自从爸爸沉冤得雪得以离开监狱之后,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机会来了。铁山监狱曾经是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地方,但今时不同往日,如今他倒乐意把自己只身送到这鬼地方。有Snart在,等于多了个另类的伴。

其实Snart可以是一个好朋友,而Barry早认定他是了。撇开坑过他两三次以外,Snart会为了妹妹奋不顾身,会有自己的原则,会——Barry仍然记得对方第一次,也将是唯一一次跟他说对不起的时候——会对某个人感到抱歉。

从监仓出来的Snart不怎么风光。他擦伤了额角,伤口发炎,红肿地隆起一个小包;脸上有块瘀青,还有明显是揍出来的血迹。Barry握紧拳头,上次变成这样的是他的爸爸。

“Barry,这可是稀客。” 挂了不少彩的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拉开椅子,翘着二郎腿,把吊儿郎当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“Snart!你就不能安分点吗!” Barry急了,拔起通讯电话就大叫。要不是顾着Snart的伤势,他恐怕都要撞碎那形容虚设的玻璃直接捲袖子打晕,哦不、打醒这货了。

“噢拜托,这是我的自由吧。如果这是你过来的目的的话,那我挂了。” Snart一向轻浮油滑,慵懒的声线都是明示暗喻的不屑,作势就要断掉通话。

“我……” Barry顿了顿,一时语塞,喉咙如同哽了团棉花。Snart的人生被成年男人的拳头和酒瓶占了大部分,没体验过任何人给予的爱,导致他变得不在意自己,由始至终只关心两件支撑他继续走下去的人与物。一、Lisa,二、抢劫。

“……我知道,但是你这样蹂躏自己,Lisa会伤心的。” Barry自己说完转头都唾弃自己,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了Wells博士最拿手的把戏,也懂得利用他人之亲。

Snart巧妙躲开了语言陷阱,没有因Lisa被摆上台而不悦,毕竟Barry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。顶着一双真诚得要命的眼睛看过来想怎样呢,现在看起来想哭的可是你。

“我不会那么容易挂掉的,况且我赢了。” Snart耸肩,惹得Barry想起爸爸管他叫小猛男的事,“噗”地笑了出来,肩膀一抖一抖的。他皮肤天生白晳,这么一笑脸颊马上充了血,泛起两片淡红。Snart看着Barry笑,有一搭没一搭想这红真忖他。他有个广为人(妹妹)所知的秘密,不用太费力气去掩藏,就是觉得闪电侠怒气冲冲地瞪他的时候不好看,笑得天真的时候最可爱。这才是Barry Allen,朝气蓬勃的乖宝宝,他不需要为任何罪犯付出一丝担忧。

Barry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水,把口袋里的巧克力翻出来递给狱警,正是他一路捎过来的那盒。“我给你带了礼物。Lisa说……你喜欢吃甜食。” 

Snart有些意外,扬起了眉,末尾上挑似剑锋。面相学都说拥有上挑眉形的人自我中心性情不定,确实有几分准确。“拆开来可以吗?”

Barry点点头,他却不讨厌这样的寒冷队长,觉得很像Snart的风格。Snart打开掌心大小的铁盒子,里面装着十几颗独立包装的巧克力。剥开包装,巧克力的四个边儿已融化成模棱两可的酱,粘着包装纸。

“呃……” 这下换Barry不好意思了,”天气太热,别介意哈。”

“嗯,今天是热了点。”

Snart敷衍应了句,毫不在意弄脏手似的拎起巧克力就扔进口里,动作不够快,手指还是沾上了一抹巧克力醬。他享受着咧嘴的甜,拍了拍监狱服的口袋,没带纸巾,于是在Barry不知是诧异还是尴尬的目光下,伸出舌头,缓缓舔掉指尖的巧克力酱,充满侵略性的钢蓝色双眼同时牢牢地钉在Barry的身上,而Barry可悲地发现那是一种他用神速力也逃不开的力量。

一股无名火散成火苗在身上乱点,烧得他唇干口燥。Barry咽下口水,喉结上下滚动,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,动的邪念也一并吞进肚子。他低头不敢看Snart,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在发烫,像烧开了的水,不同的是没有开关插座,不能一下拔走就算。

这简直太糟糕了。Barry咬牙切齿,该死,他甚至能凭空描绘出Snart那得意的笑脸。


夏天是巧克力融化的季节,也是心融化的时节。


End.

评论(4)
热度(55)

© 酒酿睡丸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