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酿睡丸子

穷尽一生为你撰一封情信
这人毫无定位,拿起笔可以写字可以涂鸦,欢迎勾搭

【王黄】巴黎租房的辛酸血泪 01

大概一年前写的,翻出来重修,文风迥异不是错觉。有一毫米轻微的吴方(吴雪峰x方士谦)就不打tag了(。)

#不就是糖,都给你

#OOC注意


00.

一段关系发展的开头,都不得不提某一方先开口,到后来沦为黑历史的搭话,在黄少天的场合,他对王杰希说的第一句话是,“你家有没有面粉?”

仓促,而毫无预兆,倒是可以列作经典。

 

01.

巴黎的空气中夹带了闷热的水气,小雨刚歇,透明的雨滴沿着叶片滑到叶尖,坠落,击中铝制的窗框。空调机的轰隆不绝于耳,像以往B市夏天时听见的蝉鸣,特聒噪。

王杰希打开苹果笔记本,屏幕显示一片空白的文档,手边还有几张字迹潦草的手稿。他生了薄茧的手指放到键盘上,踌躇再三,却迟迟没有敲下一个键。对峙了没几分钟,他长叹一声,眉心渐渐渗出疲意,转而摔进电脑椅里,极其无聊地转了一圈后,又挺直身子去和笔记本作斗争。这套循环的动作他大抵已经做了两三天,却依然死活憋不出一个字来。

王杰希扶住了额头,为什么这个状态特么如此熟悉。

这要从约莫一个月前开始说起,那会儿他也是进了瓶颈期,所有敲键盘人士的通病,情况严重,心塞得人整天一副恹懒的样子。他在校时的前辈方士谦看不下去了,建议他暂时搬到法国散散心,正好他也住那儿,大家好照应。于是王杰希在文艺气息洋溢的第六区独自租借了一间仅24平米的屋子,1睡房1客厅1浴室1厨房的简单设计。他一向不宜豪华奢侈的居住风格,舒适就是一切。

如今搬到巴黎已有些日子,王杰希用了大部分时间走遍第六区,闲下来才斟酌新书的内容。他以为就算这个充满高逼格调的地方治不好脑堵塞,也至少能够受到当地人的熏陶,变成一个无药可救的浪漫主义者。然而假设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当他真正融入巴黎,他发现法国人比他想象中更加的普通。他们的人生宗旨是第一吃得好,第二穿得优雅,总而言之要充分表达对生活的敬意,而鲜少包括满嘴跑情话的一项。

自从王杰希在网上写的连载小说《灭绝星辰》出了实体书,如同施展魔术一样绚烂和漂亮的笔法广受好评,编辑部为高销量乐开了花,下一部作品受尽期待。王杰希思想比较跳,跳来跳去发挥小宇宙,平生第一次竟不知道自己想写怎么样的故事。这原本并阻止不了他出新书的目标,日以继夜地,他能坐在电脑桌前不挪窝一天,进入了翻文,撸大纲,打字,不满意,删掉,翻电影看,重新撸大纲的魔性循环。事实上他几乎向所有题材都下过手,可是看着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体,又总觉得不顺眼。王杰希终于不淡定了,抄起手机打给方士谦,劈头盖脸问巴黎哪儿可以买六个核桃,那个最近中国很流行的补脑饮料。

搞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方士谦对后辈表示关爱,然后说,你看过那么多莎士比亚,不如写爱情故事好了。

“不约,方士谦我们不约。”王杰希面无表情。

“谁要约你啦。“ 话筒对面传来嫌弃的笑声,一半真一半假,真的部分是因为方士谦和吴雪峰大四那年在一起了。

 这不,王杰希归根到底是个拼搏的巨蟹男,只忙着自己的生活,转眼就二十五年, 连个正经八百的恋爱都没谈过。所以叫他写两个人谈恋爱根本是天方夜谭,因为在王杰希的世界观里,只要关联到日常衍生的题材就得妥妥的写实。他曾经试图贴近现实构想桥段,手感却硬要跟他闹别扭,到最后还离家出走了,让他创作的成果止步于头几段文字。

“说道理,找个妹子洽洽没坏处的。你可以来巴黎看看啊,顺便放松一下。”方士谦提出了建议,造就此时王杰希枯坐在自个儿小小的公寓里的结局。

王杰希叹气。他看了下手表,差不多到三点三刻了。公寓两条街开外有一家叫Les Deus Magots的面包店,下午茶时段专卖新鲜烘好的甜甜圈,他决定先逛两圈儿微博消磨时间,再走去那家店买甜甜圈吃。

正当他计划好接下来的行程之际,两个人的说话声不断接近门口,格外清晰,一把声音属于房东,另一把是他从未听过的,接着是隔壁门的锁孔被拧开的响声。说起来王杰希住这间房子唯一烦的就那墙壁,它像是用一种玻璃纸片糊的,每次邻居聊天的时候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,他甚至不小心应过别人的话。

王杰希尽量表现得他无意偷听,掏出手机点进了微博,看夜雨声烦有没有更新。他基本都和些活跃于网络圈子的作家互相关注,其中只有一个是玩摄影的,ID叫夜雨声烦。夜雨声烦的性格活泼归活泼了点,却是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,最为擅长街拍。他拍摄时手也稳得很,即使晚上不用三脚架也能稳得住照相机的那种,所以抓拍屏息之间的画面几乎从未失手过,加上后期不浮夸的滤镜更是锦上添花,为他赢来不少粉丝。他的作品王杰希几乎都点过一遍赞和转发,唯独有一张被他存了下来收藏至今。

从俩人的对话中得知,原本住王杰希隔壁的夫妇不久前搬走了,现在轮到一个青年当他的邻居。

青年用法文问,”这都是要签些什么?“,发音还不标准,听上去磕磕绊绊的。王杰希差点笑出来,不是因为那人的口音,是因为他仿佛看见了青年目瞪口呆的表情,模样与一个月前的自己不相伯仲,估计也是一个被房东吓到的好同志。想在巴黎租房子可不是那么甜的事儿,要知道房东真是全世界最有被迫害妄想症的人了,他会让住客签一堆保证书确保他们一定会交房租,即使天塌下来也得交。

王杰希的嘴角上扬,刷新了夜雨声烦的个人主页,照片墙上挂着最新的照片的日期仍停留在半个月前,下面一个帖子写着:“小爷要去法国了别太挂念我么么哒,准备住第六区,有没有同区的朋友?”留言一片哀嚎,大大挑那么远的地方住来不了啦。王杰希没留言,虽然他暗自期待过或许哪天拐到某个街角就能遇上夜雨声烦,但是连对方的长相都不晓得就免谈了。

纸张与手指悉悉索索的摩擦声跟青年的文字泡一样多,像永远都关不上的话匣子。王杰希听他说个没完,对他的印象大致有了雏形。这人挺有意思的,王杰希给了自己一个借口,有意无意地将脑海里的一角留了给他——又或许是因为青年的声线过分明亮,溢出满满的活力,太动听。

门外的两人折腾了好一会儿,房东留下一句”amuse-toi bein(享受自己吧)“后,鞋跟折磨着地板的回荡逐渐远去。

耳根终于得以清净。

王杰希把手机塞回裤袋,转身去摸钱包。青年的声音却忽然再次响起,这次说的不是半吊子的法文,而是很标准的普通话。王杰希听得出青年努力地压下嗓子,但由于初来乍到,他大概不知道这里的墙壁是多么的破,完全阻止不了他的碎碎念闯入新邻居的耳膜,”我靠这国家好可怕,交房租保证书是什么鬼城里人会玩儿啊下次再叫我签我就跟他急——哎卧槽忘记要wifi密码了我就说为什么连不上网,算了待会再去好了先给文州打个电话。“

王杰希呆了半响,听到门“嘭“地关上的一刻才反应过来——原来真的是好同志啊——然后严肃地纠结起一个问题,要不要去搭话?去么,怕太唐突吓坏人,不去么,又好像对不起难得有些雀跃的心情。

王杰希竖在自个儿房门前盯着墙壁天人斗争,怂了,心虚地打消一时冲动的念头。他骨子里原本就不主动,他会全力争取机会,但是不大会争取缘分,错过和很多人的恩恩怨怨,恐怕一辈子也就这样子了。王杰希垂下眼睛,边幻想糖霜的甜味儿分散注意力,边把钥匙圈在食指上,动作牵动了两把钥匙的碰撞,发出一声铿锵,短暂而清脆。


或者是上帝听见了他卑微的愿望,不久之后,王杰希体验到天降机会的酸爽,足够让他回味一辈子。


王杰希手机的相册有张相片被他标记了星号——那张照片里黑夜的上空繁星满幕,形成灿烂的星辰,它给了他《灭绝星辰》最初的灵感,而作者是夜雨声烦。



TBC

评论(3)
热度(46)

© 酒酿睡丸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