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酿睡丸子

穷尽一生为你撰一封情信
这人毫无定位,拿起笔可以写字可以涂鸦,欢迎勾搭

【Arno/Francis】相见一时01

CP: Arno Victor Dorian(From刺客信条:大革命)/ Francis Bonnefeuille(From APH)

#背景是法国大革命时期

#一个拉郎,注意避雷

#私设多如山

#OOC OOC OOC,重说三

00

到他们这年纪,即便死了,也算不上英年早逝了。只是当下,他们仿佛仍然年少轻狂。

01

Francis知道眼前的男人在作弊。他瞅了瞅那人手里的卡,前几回合囤起来的牌子足够让他华丽地拿下皇家同花顺,然而其中有些牌——例如那张红心Q和红心J——是他耍了点资深人士才懂的过牌技巧换到的。还好这场赌局只是一家小酒吧里的闲裕活动,不然听说在大型赌场里抓到玩家出千可是要砍手的,想到这里,Francis没由来地幸灾乐祸。

男人似乎没留意到Francis的目光,他正用手指轻叩着酒吧的桌子,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。他上一轮刚喊注全下[1],开牌的话分分钟赢回三倍的钱。Francis看坐在男人对面的大叔搓着额头,咬牙切齿,就知道他不比男人头脑冷静,估摸着他也不会再要牌了,现在只需要耐心地等待大叔被无计可施的焦虑淹没,然后将军。

大叔终究是耗尽了脑汁,懊恼地扔掉手牌,男人扬起嘴角,见时机差不多,将自己的手牌摊开。非常难组到的牌组让全场喝彩,酒吧一片的喧闹,掌声和叫好声轰炸着Francis的耳朵,而他微微低下头“啧”了一声,不就是个老千,都瞎高兴些什么。虽然转念想想,他也是抱着好玩儿的心态没去揭发罢了。

男人转过身来,意思意思地对群众以胜利者的姿态挥手,Francis抬起眼,这时候才看见男人的正脸。因为穿着兜帽衫,被盖过的部分在他脸上落下淡淡的阴影,模糊了他的五官,仅有金色的双眸在昏暗灯光下暗莹流转,好看得像真的镀了一层金。    

Francis忽而鬼使神差地想起,狼好像也是这样的瞳色来着。说不定男人真的是狼,如童话书那样,厌倦了森林捕猎的生活,便化成人形,到法国的小镇寻找人类的刺激。

“嘿大赢家,你的。“ 庄主扔了一袋子的钱币给男人,开始驱散围观的看众,是酒吧的规矩,一般而言平日总会休息两小时左右,但今天是周末,一场赌局完结后只休息那么个半小时,然后继续另一场赌局。挤满了赌桌边儿的人陆陆续续散去,Francis感觉到汗水滑下额角,迟缓地发现刚才的空气原来是这般闷热的。他扬了扬衣领,好让风灌进去,丝丝的凉意让他舒了一口气。当他心想看够了戏,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,猝不及防地他碰上孤狼亮得惊人的眼睛。

也不知道是什么作怪,Francis勾起了嘴角,朝那位赢家无声地说。 

“不错的小把戏,刺客(Nice trick,assassin)。” 

Francis期待着男人的反应,果不其然,男人的表情抹去了先前的從容,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,仿佛瞬間闪过剑光,带着明显的警惕。Francis却又笑了,他没有被吓退,憋悶的心情反而莫名其妙地一掃而空。

男人瞄了瞄酒吧四方,确认Francis有没有同伴,但吧里的人都各做各事,看来对方是独自一人行动。男人蹙着眉头,拉开了椅子,走近Francis,两人贴近得快要可以交换呼吸。在别人看来,男人像是被美人吸引,想去搭讪人,酒吧的某些角落甚至出现欢呼声。实际上,只有Francis清晰地看到男人褶起的袖子里的袖剑。

“你是谁,为什么会知道刺客。“ 男人比Francis高上几厘米,所以他是低下头说话的。他的嘴唇凑到Francis的耳边,压下了嗓子,低沉的声音透出危险。

明明性命被威胁着,Francis的注意力却全都被耳侧一阵不自在的痒感夺去。他缩了缩脖子,稍微退开了些,保持安全的距离。

“嘿,放松点嘛,陪我喝两杯,我就告诉你。“ Francis投降似的举起双手,踱步到吧台,向调酒师要来两杯龙舌兰酒。男人迟疑了一下,看他目前没有太大恶意,便敛了些许锋芒,保留着最低限度的警觉,坐到Francis旁边的高脚椅上。

“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?美人儿。“ 男人撑着脸颊,虽然耍着嘴皮,眼神却始终紧盯着Francis。没想到的是,Francis竟然会毫无绅士形象地失笑。

“噗,哈哈,还真没有人这样叫过我,“ Francis捂住嘴笑完了,握住面前的酒杯,掌心冰冰冷冷,语气轻佻却又似是自嘲地说,”不,应该有吧,很久以前的事情,不记得了。“ 

他说这话的时候,男人觉得他眼底沾了些人间烟火气,像他已经游离在世上太久,太累。

“哥哥我可是见识渊博的人,早见过你们了。不过遗憾地,我对你们两家都不感兴趣。” Francis晃着酒杯,有些出神地看冰块和酒杯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男人挑了挑眉,感觉仍然不太能够相信他,但Francis神态依旧那么自然,让他找不出撒谎的痕迹。一时间,两人之间的氛围沉稳而安静,一个拿起杯子昂起头灌了下去,杯子里的液体已经没了一半,另一个的视线不自觉地锁在对方嘴唇沾过的地方。

“对了,我还没报上名字呢。”半响,Francis又若无其事地朝男人微微一笑,”我是Francis Bonnefeuille,不过你之后大概也会忘记的了。“

“什么跟什么。” 男人回过魂,甩给他一个狐疑的眼神,似乎对自己的记忆力充满信心,“Arno Dorian,这是我的名字。”     

啊,真是适合他那双漂亮眼睛的名字。

等等,Dorian?怎么有点熟悉?Francis突然就懵了,这不是他以前拜访过的贵族的姓氏吗?他猛地望向Arno,在记忆的汪洋中寻找关于这个名字的碎片,最终是联系到一个棕色头发,穿着贵族衣装的小男孩身上。

“你是当年Dorian家的那个小毛孩?”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1]全下:投入了尚餘的全部籌碼

评论(22)
热度(35)

© 酒酿睡丸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